房地產稅落地諸多難題待解 地方或自定稅率檔

無錫房產網 2019-03-19 13:24
273

  3月15日,國新辦舉行解讀政府工作報告修改情況吹風會,政府工作報告起草組成員、國務院研究室副主任郭瑋就房地產稅立法工作進程、今年房地產基本政策取向答記者問。


  這也是繼政府工作報告、人大工作報告接連表態后,政府高層對房地產稅立法進程公開披露信息量最多的一次。


  郭瑋坦言,房地產稅立法工作任務量大,而且非常復雜、艱巨,目前各部門正在有序推進:“(房地產稅立法)在推進過程中,需要做大量研究,包括對過去一些地方的試點進行認真分析和總結。這個方面有非常大量、艱巨的任務。此外,還要進行大量調研,認真分析當前局勢,制定不同方案,廣泛征求各方意見。”


  郭瑋坦言,房地產稅立法工作任務量大,而且非常復雜、艱巨,目前各部門正在有序推進:“(房地產稅立法)在推進過程中,需要做大量研究,包括對過去一些地方的試點進行認真分析和總結。這個方面有非常大量、艱巨的任務。此外,還要進行大量調研,認真分析當前局勢,制定不同方案,廣泛征求各方意見。”


  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尹中卿則透露了草案的更多細節:“房地產稅肯定設定最低居住面積免除額。我主張對居民住宅免稅面積應該寬松一點,不要像個稅一樣頻繁提標準,一開始寧可把標準定得高一點。如果平均住房面積30平方米,可以確定人均40平方米、50平方米甚至60平方米作為免稅面積。”


 從2013年背負央地財稅改革的重大使命首次亮相、2014年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到2014?2017年被擱置四年之久、2018年回歸人大立法進程——歷經三任財長,房地產稅即將從部委內部醞釀的抽屜里走出,公開征求意見就在路上。


        歷經三任財長

 

  2017年12月,時任財政部部長肖捷在《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加快建立現代財政制度(認真學習宣傳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文中提出,房地產稅要“立法先行、充分授權、分步推進”,“充分授權”即給予地方政府自主權。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賈康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指出,未來房地產稅的實施路徑基本會按這一邏輯:“房地產稅立法后,交給地方分步實施。地方可以自主選擇,一是什么時候在本地開征;二是開征時可根據自身情況選擇征收的空間和量值,但這些猜想還是要看最后立法的文本而定。”

 

  從樓繼偉、肖捷到劉昆,前后三任財政部長都曾就房地產稅立法作過相應表態。

 

  三人中,樓繼偉態度鮮明堅定地建議“義無反顧開征房產稅”。2013年,房地產稅隨央地和財稅改革正式亮相。2014年10月份,樓繼偉在《求是》刊文,明確表示“加快房地產稅立法并適時推進改革,使房地產稅逐步成為地方財政持續穩定的收入來源”。

 

  作為1994年分稅制改革的重要參與者,20年后執掌財政部,樓繼偉大約想完成此前未竟的使命。

 

  2015年11月,房地產稅被列入五年立法規劃。

 

  實際上,在房價快速上漲的那些年里,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曾是大力支持征收房地產稅的部門。曾有官員私下談及,稅制是一項財政收入制度,并不能為一個短期的宏觀調控目標服務。

 

  2010年3月,財政部曾提出成本最低的“替代式解決方案”,即修訂《城鎮房地產稅暫行條例》,取消對城鎮住宅免征房地產稅的優惠待遇,最終這一方案未被決策層采納。

 

  去年3月接棒的現任財政部部長劉昆,對房地產稅的公開表態不多。去年兩會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穩妥推進房地產稅立法”后,劉昆在隨后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表示,財政部將按照基本原則,推進房地產稅立法和實施;今年兩會期間的財政部記者會后,有記者問及房地產稅立法進展時,劉昆回應稱,關注政府工作報告的提法即可。

 

  從單一稅種到體系改革

 

  2011年在上海和重慶試點征收的房產稅,可視為房地產稅系統化改革的前期探索。但到今天,試點地區的房產稅與中央口徑中的房地產稅,已有較大區別。

 

  尹中卿明確表示:“房地產稅和房產稅不一樣,它不是簡單地把原來的房產稅平移成稅收,而是要把原來涉地的稅收與房產稅進行整合,將房地產稅征收對象擴展到居民住房。”這是總結上海、重慶經驗,結合實際后作出的修正:并非增加單一稅收,而是改革整體房地產相關稅收體系。在增加工商業房地產和個人住房征收房產稅之外,還要系統調整開發建設、交易環節的稅收,適當增刪或者降低稅率。

 

  有關這一點,肖捷在《人民日報》發表的署名文章中已經明確。2018年兩會的財政部記者會上,時任財政部副部長史耀斌也表示,開征房地產稅之后,還將合并、整合相關一些稅種,合理降低房地產在建設交易環節的一些稅費負擔等。

 

  這一趨勢已見端倪。

 

  當前,多地著手調整二手房交易相關稅收。3月11日,東莞調整二手房交易個稅:可按成交價的2%計算個稅,此前則為差額20%;上海、廣州、深圳等多地均下調房地產交易的增值稅附加稅。個人出售住宅時,上海的增值稅附加稅稅率從11%降到6%,深圳從12%降到6%,廣州從12%降到6%,基本都是減半征收。

 

  這被外界視為房地產稅開征的前奏。

 

  但開征的不僅僅是新增的房地產稅,還需要合理調整相關稅收種類。上海財經大學公共經濟與管理學院稅收系主任朱為群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建議:一是可以逐步廢除土地增值稅;二是取消房地產交易的印花稅,將其與契稅合并;三是合并城鎮土地使用稅和耕地占用稅,改成土地閑置稅;四是逐步推進房地產稅改革,比如取消按照租金征12%的規定,以及把對工商業企業征收的房產稅,由按照原價征收改為按評估價值征收。

 

  不增加家庭負擔

 

  房地產稅落地細節究竟如何,是按上海模式的二套房還是重慶模式的高檔住房標準征收?具體稅率如何?地方自主權有多大?如何平衡市場、居民家庭等多方面的焦慮?房地產稅開征仍舊面臨諸多難點。

 

  目前,征稅基礎已經明確:對工商業房地產和個人住房按照評估值征收,多套房多繳,且有較高的免征標準。尹中卿具體解釋說:“(房地產稅)并不是說占有房產就要交稅,而是要增加占有多套房、不用于居住等炒房者的負擔。此外還應設置較高的免稅面積。”從這一角度來說,未來房地產稅征稅對象按照上海模式的多套房或人均住房面積征收的可能性較大。

 

  至于稅率,多數專家認為稅率不應定得太高。

 

  朱為群表示:“如果全國范圍統一征收房地產稅,1%的稅率就很厲害了。”從重慶、上海試點情況來看,上海針對增量住房征稅,稅率為0.4%和0.6%;重慶則向豪宅征稅,稅率分0.5%、1%、1.2%三檔。從目前顯露跡象來看,相比于給出一個確定稅率,中央向地方給出一個稅率空間的可能性較大。尹中卿解釋說:“到時候稅率會設置空間,具體適用哪檔稅率,由地方政府選擇。”

 

  此外,房地產稅作為地方稅,地方會享有哪些自主權?未來各地征收時會出現多大差異?

 

  朱為群向時代周報記者分析指出,在“充分授權”“因城施策”的基調下,房地產稅的中央與地方分工猜測應該如下:中央政府層面由全國人大制定統一房地產稅法,確定總體征收范圍、納稅人、計稅依據、計稅方法、地方稅率確定方法、全國范圍內的稅收減免范圍,確定地方特定優惠權限及申請緩征的條件;由國務院制定房地產稅實施條例,確定房地產稅具體征收管理事項,包括不動產信息平臺建設與維護、不動產評估等事項審定地方緩征;在地方政府層面,在房地產稅基本法律的允許范圍內決定本區域的具體征收范圍、免征額、具體實施稅率、稅基評估具體事項以及負責本區域內暫緩征收地區申請上報,確定少量特定的稅收優惠。

 

  “我國地區間房地產市場發展不平衡,房地產稅基分布差異大,有些欠發達地區和農村地區可供征稅的稅源極其有限,居民收入水平普遍較低,一段時期內并不適合征收房地產稅。”朱為群建議。



編輯者:ljy

分享到:

3d试机号奖号对应走试图